全站栏目导航
然后又掏出身份证
【字体:
然后又掏出身份证
时间:1970-01-01 08:0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4个豆花外加4两白酒,共计28元,说多也不多,可这饭是三个工人一起吃的,到底该怎么算?

“那好嘛,手机先在我这保管,如果包工头来了付了钱,你再来的时候,我把22元还你。”唐登利思索片刻,接过了補大爷手里的22元钱。

何律师表示,以物抵债时,交易双方可以做书面协议,也可以做口头协议。本次事件中,光头老板把手机作为饭钱抵押给了豆花店老板,两人达成的是口头协议。

刚来重庆就找到工作,范先生很兴奋。老板说马上中午了,先把饭吃了,再去沙坪坝华岩寺。老板说那边货场的货等着三人去搬运。

一边说,矮胖男子还从兜里掏出一叠面额10元的零钞。“你真的肯付钱?”唐登利也上前检查了手机,发现手机的确是个没有任何记录的裸机。

“你们还是把钱先给了!”“不得行!这顿饭是老板说好的请我们的,他都把手机抵押给你了,这钱你该去找老板要!”“我拿这手机没用,只要钱。”两人和唐登利争执起来,吵得面红耳赤。

老板带着三人来到十八梯“旺旺餐厅”,叫了4个豆花饭,还为其中两个要喝酒的分别叫了2两白酒。

饭钱该三工人垫付

“我妈妈老了也不会用手机,拿来也没有用,干脆交给派出所,大不了过两天,买的人也好,那个也好,自己去派出所拿。”

何律师指出,《民法》上允许交易双方以物抵债。像手表、手机、首饰等物品称为动产,土地、房屋称为不动产。以物抵债时,不论是动产还是不动产都可以作为抵债的物品。不动产抵债时需要办理不动产登记,动产抵债只需要交付物品,转移所有权,所以动产交付给了谁,谁就是物品的所有权人,物品卖多少钱都由所有权人说了算。

“什么天大的事情?不就是22块钱嘛!”一个穿蓝布衣的大爷拨开人群。大爷从腰间皮包里掏出22元交给唐登利,然后又掏出身份证,扯着沙哑的声音说:“这是我的身份证,你们记一下都没问题。”

没喝酒的吴先生一听餐厅催要饭钱,掏出6元交给唐登利。剩下22元,到底谁来给?“老板说了请我们吃的。”喝了酒的范先生和向先生坚持要等老板回来给钱。

上午9时许,他手提枕头、肩扛被褥,来到南纪门劳务市场。天气有些冷,来雇工的人不算多,一连等了两个小时,才等来一个招搬运工的光头老板。老板戴着墨镜,身背单肩挎包,看上去有些派头。“我要三个搬运工,每天五十元。”老板自称来自沙坪坝区。“沙坪坝的大老远跑这里来招工人?啷个不在沙坪坝石碾盘附近的劳务市场找?”对求职者的疑问,光头老板没有回应,最终挑选了范先生、吴先生和向先生三人,因为三人看上去都身强力壮。

“你还是抵押点东西再走嘛!”唐登利说完,老板拿出3个手机让她选,唐选了一个相对较新的。

不过,餐饮店和食客之间又是另外一层关系。何桐雨认为,所有就餐食客都有义务付款,所以不论光头老板是怎样向工人和豆花店老板承诺的,留下就餐的食客都必须付清餐饮费。何律师说:“这里工人帮光头老板垫付的饭钱,可以向光头老板追偿。”

大爷叫補明连,是潼南县宝龙镇白庙村人,今年73岁。“我就是路见不平来解围,过两天手机主人还不来的话,我就来拿手机。”

唐登利拨打了110,到大阳沟派出所说明了情况,并将手机交给民警,民警进行了登记备案。民警分析,这个事件可能是误会,希望光头老板尽快出面支付餐费领回手机。但此事也不能完全排除诈骗的可能,老板事后折返若手机被卖,则“高价索赔”行骗,唐登利将手机交给警方处理是最妥当的做法之一。

“遭了,忘带钱了!”刚上完菜,老板一翻挎包对餐厅老板唐登利说,自己出去取钱。

唐登利没想到,光头老板一去不返,三个工人也不知光头老板去了哪里,酒足饭饱后仍在餐厅等老板。

餐馆老板可自行处理手机

有補大爷解围,三个工人得以脱身,回到南纪门继续找工作。人群终于散去,手机还在唐登利的手上,但她不放心。

■光头老板留下的手机

范先生30多岁,成都人,没有什么手艺,唯有一身力气。听说重庆好找下力活,昨日上午一早他乘坐动车来渝。

争吵中,人群里钻出一个矮胖的中年男子,他摆弄了一下抵押的手机,冲唐老板喊道:“手机没得通讯录,没得电话卡,就是个裸机,但可以用。我买了,22元饭钱我出!”

“我开小饭馆混口饭吃,我不信你们两个大男人22块钱都没得。”唐登利也觉得委屈。“没得,一分钱都没得!”两人把脸一横。

“22元卖个手机,万一你刚卖了,包工头就找你,你不是把自己套起了啊?”人群里又传来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这些话点醒了唐登利,她赶紧摆手道:“卖了这个手机,万一光头老板来找我,我不是还要倒给他钱。算了,不卖了。”矮胖男子一听,嘟哝了几声脏话,转头消失在人群里。

何律师强调,口头协议或书面协议中双方没有约定赎回物品的时间,所有权人可以随时处理物品,即豆花店老板可以自行处理手机。

“有人愿意出钱,你又不干,你是存心找茬?”两个工人气得跺脚。

饭钱到底该谁出?重庆晚报新闻律师团成员、重庆潜卫律师事务所何桐雨律师认为光头老板与三个丘二是雇佣关系,光头老板口头承诺工人饭钱由他出,对他们四人来说,饭钱应由包工头支付。

“你们老板没回来,你们还是把饭钱给了!把手机给他拿过去。”三个工人只顾嗑瓜子,唐登利提醒他们先把饭钱付了。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为香港社会注入更多的正能量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33567b.com江苏省东台市炼晶西活动中心 - www.33567b.com版权所有